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无锡微创腋臭 >> 正文

【荒原】大龄未婚女青年憨妮(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外面下大雨,憨妮闲着没事,早早就上床了,盯着天花板,听着外面的雨好像从天上直接倒在地上的感觉……憨妮想:天,你漏了,我拿什么给你补呀!再仔细一听,下水管道都忙不过来了!

憨妮突然想起家里的地下室,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地下室就被淹了一次的,害得她收拾了好几天才收拾干净的。这个地下室是整个单元的住户共有的,每家有一小间,存放一些杂物,进了水也够麻烦的。

憨妮很想爬起来,去地下室看一看,可是,眼皮子已经不听使唤了。憨妮想:淹水就淹水吧,要淹,看了依旧还是要淹的。

一早起来,雨已经停了,天还是阴着,闷闷的。憨妮已然忘记了昨天的雨,提着小包扭搭扭搭的下楼,等她下到一楼,一眼就看见物业的吴师傅从地下室拖了一个水管子出来,憨妮脑袋瓜子嗡的一声:奶奶的,又有活干了!

憨妮看看时间,只有中午抽空回来排水了。大龄未婚女青年的问题就在于此了,什么事情都得亲自出马!想到这里,心情就突然不好了,吴师傅朝着憨妮微笑点头,憨妮都无视了。憨妮想:草包物业,下雨前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到了办公室,憨妮打开电脑,登陆MSN,把签名改成:我想结婚了,只为找个男人清理进水的地下室!

没有一分钟,陈康亮就找她说话了:“妮子,我呀,我行!”

憨妮不理他。

他接着发:“呼叫妮子,呼叫妮子!……”

憨妮:“你烦不烦,我心情不好,别理我!”

陈康亮:“好吧,我不理你!可是,小姑奶奶,我还以为你的签名是写给我看的呢!反正,我说过很多遍了,我就等着你召唤呢?”

憨妮看见陈康亮又说这些,就头一个两个大了,赶紧把状态设置成了“忙碌中”

陈康亮知道这是憨妮不想理自己,也就再也没有吭气了。

憨妮其实还在等陈康亮再“骚扰”自己一下,可惜等了两三分钟,陈康亮都没有了任何动静。

憨妮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

(二)

快到中午的时候,憨妮包里的手机响了,憨妮一看是嫂子乔楚打来的电话。

“妮子,对不起哈,老妈让我一早就给你打电话的,我差点就忘记了!今天老妈说包你最爱吃的芹菜肉馅的饺子,让你中午回去呢!这会儿不晚吧?”电话那头乔楚的声音轻快愉悦,看来心情不错。

“哦,晚到不晚啊,只可惜……”憨妮懒懒地说,还没有等她说完,乔楚就等不及了:“好,不晚就行,我挂了哈!”啪,乔楚就把电话挂断了!

憨妮哭笑不得,又回拨过去:“嫂子,我还没有说完呢,你就挂电话,我中午有事,我的地下室淹水了,下午要回家收拾去,现在都不知道昨天晚上进水严重不严重,早晨都没有下去看,我还是晚上再回去吧?算了,算了,隔会儿我再给老妈打个电话!”憨妮怕被打断,一口气把想说的一起说完了,就听乔楚那头正在和顾客讨价还价,根本没有听她的话……

憨妮本身心情就差,也没有心思听嫂子做生意了,挂了电话,也不想再给老妈打电话了,干脆给嫂子发了个信息,说有事不回了。

憨妮心里想着,晚上也不回了,不能为嘴巴馋,回去接受老妈的狂轰滥炸。再和他们一说地下室的事情,他们又得给自己来一轮精神折磨。大不了回去买速冻饺子吃吧,憨妮这么想着,又有点懊恼,速冻饺子怎么能和老妈牌饺子比呢?

憨妮又叹了口气,郁闷透顶的日子。

憨妮去查了下星座运势,结果是:

运势提醒:自信满满,活力四射。

综合运势分析:异性都愿意主动接近你,对方不俗的谈吐也易激发你想要更升入交往的心情,主动付出真情就会有回报。有机会为自己添置新行头,得体服饰更显你的成熟魅力,也可以给家人买些小礼物,表现你的爱心。

爱情运分析:单身者有许多恋爱的机会,爱苗顺利滋长,好好享受爱情的喜悦与甜蜜吧!

事业运分析:多与同事互动,能帮上忙的就伸出援助之手,帮他们一把,这有助于往后的合作喔!

财运分析:积极进取者得财顺利,摇摆不定者则容易为财所困。

憨妮看完运势,立刻高兴起来了:单身者有许多恋爱的机会,虽然有“自慰”(自己安慰自己)的嫌疑,但是,有希望总是好的。

中午,憨妮单位有外送的工作餐,草草吃完,憨妮就躲进了厕所,准备化了个淡妆。

书上怎么说的?说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其实憨妮长的还是蛮可人的:1.63的个子,身材匀称,皮肤白皙,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五官端正——五官端正这条虽然有点牵强,但是,眼睛还是双眼皮吧,也蛮大的,眼珠子也是黑的多,白的少——就是鼻子太肉乎了,鼻梁也是塌下去的……憨妮恨恨的看着镜子里面的鼻子,心想啥时候找个安全的美容院把鼻子给整下,可是,想着要在脸上动刀子,憨妮还是有点害怕。

等憨妮到家,跑到地下室一看,吓一跳:自己地下室的门大开着,物业的小水泵就在自己的地下室的房间里面放着。

憨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钥匙就一把,在自己手里呀?

(三)

憨妮站在自己的地下室里面发了会儿呆,看看自己的东西什么的也没有被动过的迹象,没有进贼,心就放下了。再看门锁,是反锁上的,舌头全部在外面伸着呢。

憨妮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壳子,估计是上回走的匆忙,门就是没有合上就反锁了。

憨妮正想,是不是去谢谢物业的吴师傅呢,估计是他看见自己的门开着就来帮忙了吧?正寻思着呢,门口冒出一人来。

是憨妮对门那个“猥琐男”,这个是憨妮给他取的外号。每次此男和他老婆一起的时候,目不斜视,不苟言笑,但是,只要他老婆不在的时候,看见憨妮就眉开眼笑,两眼放光的“美女”“美女”的,和憨妮打招呼。猥琐男的儿子估计上大学了吧,寒暑假的时候才能看见他在家。这男人估计也在四十七八,快五十了吧?

该男笑盈盈的:“美女,嘿嘿,我看见你的地下室门开着,我家的水抽干净了,就顺便把水泵搬到你家里去了,省得你……要我帮你启动吗?”

憨妮挺不愿意搭理他,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呀,何况人家还在给你帮忙呢?

憨妮只好笑嘻嘻的:“真不好意思,麻烦您了,真是的……师傅您贵姓呀?”

猥琐男一边给水泵插电一边还盯着憨妮看:“不客气,不客气,谁让我们是邻居呢,远亲不如近邻呢?我姓罗,罗盘的罗,一个字剑,刀剑的剑哈!”

憨妮心里偷偷笑:真是,我不就问你个姓什么吗?啰嗦的不简单。

憨妮心里这么想,嘴上不停的说谢谢。

地下室就就十几个平方吧,水一会儿就排完了。憨妮就锁好门准备走人呢,罗剑喊住了憨妮:“那个谁,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憨妮只好说:“我叫憨妮,憨厚的憨,女子旁一个尼姑的尼!”

罗剑笑了:“还有姓憨的?真特别,憨妮,蛮可爱的!”

憨妮:“恩,父母给随便起的一个名字。”

憨妮都怕了,只要第一次知道她名字的人都得这么问自己。憨妮的父亲是个孤儿,也搞不清自己姓什么,所以让憨妮哥哥鲁平跟了憨妮妈妈的姓,憨妮干脆连姓都省了,起了这么一个怪怪的名字。憨妮一直都闹着要修改名字,可是,父母硬说这样的名字容易给别人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

憨妮估摸着上班的时间要到了,不想和罗剑多说什么,嘴里一边应付着人就往外走。

罗剑又叫住憨妮,吞吞吐吐的:“哎,憨,憨妮……今天我帮你的事情,你见到我爱人就别说了哈!?”

憨妮心里不禁乐了,嘴里应着:“好,好,我不会说的!”心里面想着,莫名其妙!帮我一下怕什么?

(四)

本来从家到单位十五分钟,因为罗剑拉着憨妮多言语几句,就让憨妮迟到了,憨妮单位是打卡的,就迟到了五分钟,五分钟就是五十块!

憨妮恶狠狠地把卡插进了打卡机旁边的插袋里,扫了一眼办公隔断里面的同事们,都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她,她松了一口气,落座。

憨妮刚刚移了下鼠标,MSN上就有人说话了,是办公室主任廖大姐:“憨妮,看到信息,就立刻来我办公室一趟!”

憨妮想不至于吧?偶尔迟到一次,也要找谈话吗?憨妮往显示器旁边的小镜子里面打量了下自己,没有什么不妥,除了刚刚急着赶路,脸上有点狼狈红……

到了廖大姐的房间,敲敲门,廖大姐从一堆资料里面抬起了头,一看是憨妮,立刻笑容就堆上脸来,指指办公桌前面的椅子:“憨妮,来坐下说!”

憨妮看廖大姐这样,心就放回了本来的位置,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情的。

果真,廖大姐是求憨妮帮忙呢:老板私人在上海投资了一套办公房,和承租人的租约到期了,需要续租同时收下个租期的房租,和对方约好是明天下午两点钟,但是廖大姐家里有事走不开,明天一早的动车票都买好了,只有请憨妮代劳了。

憨妮想廖大姐可真会挑人:挑我,因为我是公司的唯一的光棍来滴,明天就是周六了,除了我这个光棍,谁还能有空呢?呜呜……

憨妮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还是爽快的答应了,谁让自己就是这么一个热心肠的憨妮呢?

廖大姐做事很仔细,已经把这次需要的资料都整理在一个档案袋里面了,又拿出来一一交代给憨妮,等憨妮都确认了。廖大姐没有买回程动车票,憨妮想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节假日,车票肯定都是有的,而且也不远……

廖大姐搂着憨妮的肩膀送她到办公室门口,说了一句话让憨妮又愉快起来了:“哎呦,差点忘记了,明天是周六呢,让你出去办事,我和老板说过了,给你出差补助的哦?!这样吧,你下午把手头的工作忙完就可以提前下班了,回家收拾收拾……”

憨妮回到自己的办公桌,第一件事情就是把MSN的签名给改了:心情好,什么都好!

这会儿,憨妮的手机又响了,憨妮看看陌生号码,一般陌生号码憨妮是从来不接的,这会儿心情好,就破例了:“我是憨妮!谁呀?”

对方干笑了两声,说:“你猜呢?”

憨妮就最烦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电话:“一般让我猜是谁的电话都肯定是打错了,对不起哈,听不出!挂了哈?!”

对方又干笑了两声:“别呀,憨妮是我呀,刚刚中午还说话的,这么快你就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

憨妮的脑海里面立刻出现了三个大字:猥琐男!

“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憨妮心想回去非去物业去找这些大嘴巴猪算账去!下次收物业管理费的时候,非要让他们跑个十次才交!

“你不高兴了?对不起,我是问小区保安要的,我家地下室的钥匙好像放在你家地下室里面了……”罗剑听出憨妮的不悦,声音有点小心翼翼了。

憨妮听见罗剑这么说,又为自己刚刚的火药味有点惭愧了,原来人家是要找钥匙,也不是想骚扰自己。难道这就是自己一直嫁不出去的症结吗?过分敏感??

自己也干笑起来:“对不起呀,罗师傅,那我隔会儿回去看看,如果在的话,我拿给你?”

罗剑听见憨妮的态度缓和了,自己也放松起来:“不急,不急,我在单位呢,等你有空,不用专门的,再说,万一钥匙不在你地下室呢?再见,再见,改天再说!”

憨妮挂了电话,整理了下思绪,好像手里的工作上午都做完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又把上午那个运势的网页打开看看。

还真的蛮邪乎的:多与同事互动,能帮上忙的就伸出援助之手,嘿嘿,还真是的呢?虽然关于感情的,还没有任何迹象,但是这一天不是还没有过完吗?憨妮开始在网上闲逛起来,她打算再等会儿再走,也不能廖大姐让早点走就立刻翘班呀。

真寻思着呢,陈康亮又来聊她了:“小姑奶奶,这会儿心情好了,有腿子帮你把地下室清理干净了吗?是谁手脚这么快,抢我的活,我去和他决战去!”

憨妮:“哼,算了你吧!就是一张嘴,从来也没有看你行动过!”

陈康亮一看憨妮这么说他,发了一个抓狂的表情来,说:“话都被你说了,哄了你这么多年了,你就没有给过我好脸色看!我要行动,你还不把我赶出地球呀?”

憨妮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对陈康亮就是没有感觉。憨妮也曾经有过把高中同学陈康亮培养成结婚结婚对象的想法,毕竟自己已经是够大龄的了。马路也压过,公园也逛过,电影也看过,可是就是不来电,憨妮又是一个注重感觉的人。

同学里面结婚早的孩子都已经上小学了,对了,这也是憨妮不喜欢回父母家的原因,因为好几个同学的父母,就和自己父母楼上下或者一个小区里面住着,看见憨妮了,就喜欢拉着憨妮就问这问那,搞的憨妮得了严重的回家恐惧症。

憨妮现在住的房子是外婆的拆迁安置房,新小区,外婆搬进新房没有多久就病逝了(外婆就憨妮妈妈一个独女),新装修的房子舍不得被租客糟蹋,就一直锁着。

两年前,憨妮换了工作,碰巧新公司离外婆的房子又近,憨妮就缠着妈妈要了房子的钥匙单过了。

(五)

到四点的时候,憨妮在MSN上和廖大姐打了招呼,就提前下班了。

诱发了癫痫出现的因素
国内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疾病治好得多少钱

友情链接:

难兄难弟网 | 玻璃雨棚驳接爪 | 王姓男孩起名 | 人有哪些性格 | 华康少女字体图片 | 海里有鳄鱼吗 | 宝宝便秘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