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纳豆提取物 >> 正文

【看点】坐绿皮火车的姑娘(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从省会T市到偏远的D县也就是三百多公里的路程。绿皮火车慢悠悠地行驶着,经过了数不清的小站。开始的时候,甄巧还默记着站名,到后来脑子便变得昏昏沉沉,不知道走哪到哪了。

田野里的玉米早已被农人收割,没有了春夏时那种生机勃勃的景象。车窗外的柳树也开始随风飘黄,像乱发一样随风摇曳,这些都好像和甄巧的心情有点相似。

其实甄巧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去D县,只是昨天把辞职报告递交离开远洋污水处理公司后,她的心里突然变得空落落的。甄巧也明白,和郝明的邂逅从开始就是一种错误,到他的公司上班仅仅十几天,却好像走过了很漫长的岁月,总感觉自己被一根无形的绳索捆绑着,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快乐,也失去了自己觉得最为宝贵的东西,变成了笼子里的一只小鸟,没有了飞翔的翅膀,看不到广阔的天空。回想几年经历过的事,甄巧觉得真的就像做了一场恶梦。这场噩梦到现在是醒了还是再继续,她自己一时都弄不明白,只感到周身都像被鞭子抽过一样彻骨的疼痛。

省城T市到D县去年已经通了高铁,但甄巧却选择了这趟可能即将被淘汰掉绿皮火车,享受这种慢节奏的生活。她好想静下心来梳理一番自己的过往生活,计划一下自己今后的日子。

几个月前,眼看大学就要毕业了,为了能找到一份心满意足的好工作,甄巧和所有的同学一样,四处投放自己的简历。也是巧合,那一天甄巧到市里一家国企参加面试,不知是楼梯的台阶太陡,还是面试官的表情太严肃,或许是因为甄巧脚上的高跟鞋不合脚,一不小心摔倒,几乎从二楼滚到了一楼。

甄巧的腿被摔得生疼,脸上身上几处都磕出了血。她一手拽着楼梯的扶手努力想站起来,却龇牙咧嘴怎么也力不从心。已经上到二楼的郝明看到美女遭难,急步跑下来,抱起甄巧就跑。

被一个不认识的小伙子抱在怀里,甄巧感到很难为情。可是任凭小巧玲珑的她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出郝明的怀抱,实在没辙,只好紧闭着眼睛听天由命了。

郝明把甄巧抱进的是就近的一家诊所,医生先为她上了药包扎了伤口,然后让她躺在病床上休息。

“只是一点皮外伤,没什么大碍,拿一盒中华跌打丸,回去按时吃上就可以了。”医生嘱咐完郝明便忙着看别的病人去了。

甄巧睁眼看到郝明的时候,郝明也正在死死地盯着她。甄巧感觉郝明看自己的眼里有一种异样的光,让她不知道怎么是好。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个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伙子长得高大帅气,气宇不凡。

“是来应聘工作吗?到这样一家半死不活的国有企业真的没有什么意思。我倒有个主意,你把简历给我,合适的话到我们家的公司上班吧,保证你干得少,挣得多。”郝明先开了口和甄巧说话。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这些天疲于奔命地到处跑,到处碰壁,几乎让甄巧精疲力竭,听到郝明这样说,眼睛顿时一亮,赶紧把包里早已准备好的简历掏出来递给了郝明一份。

“其实只要你愿意,等你的伤一好就可以来公司上班了。我们公司正好需要一名公关方面的大学生,你的形象和气质非常符合要求。对了,我的名字叫郝明,随时欢迎你的加盟。”郝明把简历塞到了包里,顺手把自己的一张名片给了甄巧。

“可是,我大学里上的是化工专业,你看看我的简历,和公关搭不上边啊?”甄巧觉得自己的专业和郝明需要的职位离谱太远了,这样想着,心里也便对这份工作没报多少希望。有心把自己的简历向郝明要回来,又觉得不太合适,便只好听之任之了。

“我们是做污水处理的,化工专业不正好对口吗?再说了,什么专业不专业,你这样的漂亮妹子,做公关肯定最合适。况且我们是私企,我爸爸就是董事长,他儿子看对的人,他能不用吗?”郝明笑起来很迷人,但总让甄巧感觉到郝明的笑里别有用意。

那天是郝明开着车把甄巧送到学校的,车一直开到学校的大门口,郝明从驾驶座上下来,搀扶着把她送到公寓楼门前时,许多同学都在用一种诧异的目光盯着两人看。

“真看不出来,咱校的校花什么时候攀上了高富帅了,你瞧,人家开的是上百万的宝马车啊!”

“不是与陈涛谈了三年恋爱吗,怎么会这样呢?”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碰上这样的主能不动心呢?况且她和这开宝马的帅哥看起来真还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呢!”

郝明开车走了,一群女生还在嚼舌头。

陈涛是甄巧的同班同学,这俩天去外地的一家化工厂应聘工作。他一回到学校就来找甄巧。陈涛有两个好消息必须马上告诉自己心爱的姑娘:一是他已经和D县的化工厂签订了用人协议,二是D县这家化工厂还需要技术人员,如果甄巧有意,她也可以去应聘。

“为什么国有企业的门槛这么难进啊,那天面试的时候,面试官好像对我还挺满意,可结果又黄了。有人说他们最后决定聘用的人是一个局长家的儿子,成绩不好可关系硬。你说,怎么办呢?”两人一见面,还没等陈涛开口,甄巧就开始抱怨起来。

“继续找啊,能有什么办法,谁让咱没门没面呢?D县的化工厂同意聘用我,新开的厂子,需要很多的专业人员,待遇也不错,如果你……”陈涛想说让甄巧也去D县应聘的话,但话只说出半句,便被甄巧打断了。

“对了,T市有一家私营企业聘用我,不行你和我去看看,成吗?”甄巧又变得兴奋起来。

甄巧早就说过,她想留在省城工作,D县的化工厂条件再好,甄巧也极有可能不会去。这样想着,陈涛终究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口。

按着名片上的地址,甄巧和陈涛很快就找到了郝明所在的公司。办公楼不大,只是一栋三层小楼,但“远洋污水处理公司”的牌子非常醒目,远远就能看见。

甄巧问过门卫后,拉着陈涛上了二楼,轻轻地叩响了挂着总经理助理办公室的门。

“哈哈,终于等到美女上门了。我郝明办事一向痛快,说吧,愿意来就去人事部签约。至于工资嘛,肯定会比你应聘的那家国企的两倍还要多。职位嘛,那天已经说了,先在公关部。不急,先考虑清楚了再做决定。”郝明从老板椅上站起来,给甄巧和郝明各沏了一杯茶。

办公室里的装饰豪华气派,一对青花瓷瓶摆放在真皮沙发的两边,墙上的两幅油画说不出是出自哪位画家之手,远处的枫林,近处的流水,很迷人。

甄巧抬眼看陈涛,陈涛没点头也没摇头。甄巧喝了一口水,自作主张很快由郝明领着去三楼人事部签了用工合同。

陈涛去D县报到的那一天接到了甄巧的电话,说是刚刚到了郝明的公司上班,不方便请假,所以就不去火车站送行了。甄巧不来送行,陈涛也能理解,但听到和自己相卿卿我我相处了三年多的女朋友,只在电话里简单地说了一句祝你一路顺风时,心里还感到很不是滋味。

其实,给陈涛打电话的那一刻,甄巧正坐在郝明的车上,她要和郝明一起去接待一批重要的客户。

“能否把这项工程抢到手,关键看你能不能把吴总接待好。”郝明边开车边重复着已经说过许多次的话。

甄巧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郝明给了她两张卡片,一张是瑞华大厦的贵宾消费卡,一张是丽达美容院的金卡。甄巧云里雾里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时,耳朵里传过了郝明的声音。

“今天你就是远洋公司的正式职工了,拿着这两张卡,一张去买几件既时尚又能彰显个性的衣服,一张去做一下化妆美容。记着,花多少钱不是问题,但一定要把自己打扮得靓丽出彩。”

甄巧没见过大世面,她不知道郝明说的靓丽出色是什么标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几乎每天都是从商场挑选完衣服再到美容院化妆,直到打扮得自己都快要不认识自己时,怀着一种忐忑的心情回到公司去让郝明过目。

“什么打扮,光靓不彩,明天再去!”

“一个大学的高材生,怎么就没学会打扮自己呢?把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能展示你的个性吗?重来。”

“你好笨啊,明天让徐姐陪你去,跟着她学着。”

徐姐是公司的红人,长得艳丽不说,穿着露胳膊露大腿的衣裙,说话嗲声嗲气。甄巧上班的这几天,每天早晨都会看到徐姐早早就到了郝明的办公室,把沏好的茶放在郝明的面前。乘着这个机会,郝明一把拉住徐姐细长的手指,说一些让让甄巧听着都脸红的煽情话。

“太好了,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经徐姐从里到外包装过一番后的甄巧,再去见郝明时,郝明的脸上终于有了满意的笑容。

甄巧被郝明的车拉到的地方是全T市最好的凯帝大酒店。以前甄巧只是听说过,等到真的亲临其境时,才见识到了传说中的凯帝大酒店竟然会如此的富丽堂皇。

八楼包间里的饭桌上已经摆好了冷菜和水酒,甄巧和郝明站在包间门口只等着今天的重要人物到场。

一个秃顶的男子在前面走着,另一个秃顶男人在后面跟着,徐姐还有其他五六个人尾随其后。前面的男人甄巧没有见过,后面的秃顶男人甄巧认识,是远洋公司的董事长,郝明的父亲郝亮。看着郝亮董事长弯腰曲背对另一个同样挺着将军肚的男人摆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甄巧猜得出来,肯定就是今天的主角。

“宁处长是领导,但宁处长不是外人,今天在座的除了小甄外,大伙都认识这位手里握着生杀大权的大人物,我就不做介绍了。小甄,还愣着干什么,赶快给宁处长斟酒啊!”几句话算是郝亮董事长的开场白。

手忙脚乱的甄巧听到董事长喊自己的名字,拿起酒瓶酒杯赶紧走到宁处长的面前就要斟酒时,却被宁处长把一只手攥在他肥大的掌心里。

“好漂亮的小妞阿,今天陪叔叔喝几杯啊。”宁处长来来回回揉搓着甄巧的手,眼里放射出一种淫光,让甄巧感到害怕。

“领导让你喝酒,那可是最大的荣幸啊!徐主任去给宁处长和甄巧把酒斟满,顺带教一下甄巧,怎么和宁处来个交杯酒。”说话的是郝明。

交杯酒是怎么喝下去的,甄巧真的记不清了。她只记得是徐姐把她端着酒杯的胳膊绕在宁处长肥硕的脖子上,一股说不清的气味从宁处长的嘴里吹到她的嘴里,不知道是一杯酒被硬灌进肚子里后呛得,还是宁处长的这股气味熏得,甄巧哇哇哇吐了一地。

等甄巧醒来时,发现自己四仰八叉地睡在了宾馆的房间里,另一张床上躺着的半睡半醒的是徐姐。

“你啊,真是个不识抬举的傻女子!人家宁处长是什么身份,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况且人家也没有怎么你啊,不就是喝个酒搂搂抱抱吗,有什么大了不起的。你的脾气倒是不小,用指甲使劲抠,直把人家宁局长的脸都挖破了。这下惹下乱子了,宁局长饭没吃完酒没喝好一拍屁股走人了,公司的业务怕是也会因为你搅黄了,看你这次回去怎么和郝董事长交代。公司在你身上花那么多钱,你知道图什么,不就是为了换宁处长这样的大佬有个笑脸吗?”甄巧刚刚睁开眼就被到徐姐一顿臭骂。

徐姐的话甄巧听到了,却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听清楚。看到自己身上到处是喝酒后吐出的秽物,甄巧一跃身从床上爬起来跑到卫生间,打开淋浴器,痛痛快快地开始洗澡。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把自己洗刷成原来的模样。

洗完澡的甄巧没有多看徐姐一眼,用力甩甩头上湿漉漉的长发,素面朝天跑出了凯帝酒店。

打车回到了远洋公司后,甄巧从里到外换上自己原来的衣服,掏出笔三下五除二写了辞职报告,猛地推开郝明的办公室,把两页纸扔到郝明的办公室,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绿皮火车从中午一直晃荡了八九个小时后,停靠在了D县火车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秋风夹着细雨,甄巧感到浑身都在冷得发抖,这倒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甄巧,我几次打电话你都不接,发生什么事了吗?”背靠着路灯柱子的甄巧刚把一串熟悉的号码拨出去,还在想着该怎么开口时,陈涛已经在那头高声说起了话。

“我,我……”甄巧半天说不成一句话。

“快说啊,你怎么了?”陈涛显得很焦急。

“我,我现在在D县火车站,你来接我吗?”甄巧眼里的泪和秋风刮过来的细雨掺杂在一起,顺着脸颊流到了嘴里,多少有点咸。

几分钟不到,陈涛便赶到了火车站。看见冷风中的甄巧,不顾一切地脱下自己的衣服,紧紧地包住了甄巧的身体。

治疗癫痫病有效的办法
小儿癫痫病能治好吗
癫痫发作都有什么规律吗

友情链接:

难兄难弟网 | 玻璃雨棚驳接爪 | 王姓男孩起名 | 人有哪些性格 | 华康少女字体图片 | 海里有鳄鱼吗 | 宝宝便秘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