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数码钢琴网 >> 正文

【酒家-小说】红尘泪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生命的诞生

晚上9:30,友谊医院。

“护士、护士,外面有个孕妇晕倒了,流了好多血!快、快、快,来人啊。”随着喊叫声,几名护士和一个医生匆匆赶来。“快将孕妇送到手术室,立即动手术!她快不行了!”只见医生喊到。

“有没有亲属?孕妇的亲属呢?赶紧签字!孕妇要进行手术!可能小孩保不住,大人会有危险!”医生边走边说。

“她没有亲属,她是被刚刚一个探病的人发现的。”身旁护士道。

女人躺在手术台上悠悠转醒,绝美的脸上有说不出的忧伤,在她发现自已怀孕的时候,她的男人抛弃她跟另一个有钱的女人走了。本想处理掉小孩,但她不忍啊,毕竟是他和她的骨肉啊!曾经他们是多么的相爱,女人的眼泪随着苍白的脸颊无声的流着。

“医生、医生。”虚弱无力的她艰难的叫着,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但为了保住孩子,她宁可不要这条命,反正活着也没多大意义,只是可怜她的孩子了。

“什么事,您说,我们会尽全力保住您的生命的,但孩子。”医生不忍的说道。

“医生,要保住孩子,要保住孩子啊!我求您!我求您了。”女人激动起来。

“这,唉。”医生很为难,但女人如此激动,也只好答应了。

“姓,姓凌,如果,如果我,死,死了。”女人再度陷入昏迷。

“快!快!快!她快不行了。”

手术室里气氛十分紧张,同时充满了忧伤!

一个新的生命在这里诞生了,同时也消失了一个生命。

【二】孤独寂寞

工作了一天的凌可儿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前几天她才租下的公寓。快五年了,离开孤独院已经有这么长的时间了,想当初在孤独院的时候,由于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父亲也不知在哪里,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渴望有个妈妈,久而久之也变得孤僻内向常和院里的小朋友打架。还好院长特别照顾自己,还给自己取名叫可儿,希望自己能乖巧可人。“爸爸”多陌生的词眼,为什么你要抛弃我和妈妈。疲备的身子往沙发上一躺,随即进入了梦中。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可儿开始紧张起来,周围都是白雾,她找不到方向。“跟我离开这里,我们一起生活,一起建我们的家园,好不好?仙儿,我爱你!跟我走吧。”可儿随着男人的声音走过去,慢慢地,雾开始淡了,隐隐看到一对男女,男人紧紧地搂着女人,感觉不管什么都不能将他们分开一样。可儿慢慢地靠拢他们,但始终看不清他们的样子,正想开口,“叮咚…叮咚…”门铃声将可儿从梦中唤醒。揉了揉太阳穴,怎么又睡着了。“叮咚,”门铃又响了。“来了!”可儿一边应着一边走过去开了门。

“可儿!你在干什么呀?按了这么久的门铃,你才开门!”朱梦兰翻了个白眼嘀咕着。

“太累了,一回来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望着从小和自己在孤儿院长大的唯一好友,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

“真是的,都叫你工作不要太卖命,你就是不听,一天兼几个职,你要钱不要命啊!”朱梦兰一面她的说教,一面自顾自的往冰箱里找吃的。

“好了好了,我的梦兰小姐,你就不要再说了,我以后会注意的。”为了打发时间,为了逃避孤独和寂寞,为了赚更多的钱改善生活,可儿同时兼了好几份工。

“可儿。”

“嗯?”

“今天早上我差点被一辆轿车给撞了。”

“什么?有没有受伤啊?”可儿打断了梦兰的话。

“没有,是差点被撞,没有真的撞到!那个男的好帅好酷哦,实在太有型了,我还给他留了手机号哦。”梦兰正在自我陶醉时,突然手机响了“啊!是他吔,我该怎么办?接不啊?天啊!我好兴奋!”

“有没那么严重啊,不就是一个男人嘛”可儿给了她个白眼。

“您好!是我。”梦兰接了电话,立马变成了个淑女。

“可儿,我要走了,他约我去喝咖啡,呵呵,看来我的白马王子在向我招手了,bye!”梦兰在可儿脸了响响地香了个吻,兴奋的跑了。

梦兰走了,房间里一下安静下来,又回到了孤独和寂寞。可儿走进卧室,坐在梳装台前打开抽掘,拿出一个红布包,打开来,里面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一只非常精致的玉镯,上面雕刻着一只彬彬如生的凤凰,看起来价值不菲。由于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所以可儿一直不舍得戴。

“妈妈````女儿很想你!”可儿嘴里念着,眼泪无声的滑落。看着这只玉镯就想起了母亲,为什么母亲连一张照片也不曾留下,“妈妈,你到底是什么样子啊?”可儿慢慢地将玉镯戴在手上,痛哭了起来,“为什么我的生却换来了你的死亡。”哭着哭着头开始痛起来,紧接着陷入无边的黑暗中。

【三】陌生国度

背景:该时代不为历史所记载,当时分为三个国家。

龙翔国:国家富强兴旺,人民安居乐业,军势力量强大,能与之抗衡的就只有凤吟国。

凤吟国:虽国富,军势力量强大,但其君主喜好战争有雄霸天下的野心。

水月国:风境秀丽、国强民安,军势力量稍显薄弱,但其国主喜和平、深得民心。

“启禀王上,凤吟国派来使者,提议王能与凤吟国联姻,不知王上意下如何?”丞相道。

众人都眼光投向坐在高处龙椅上的男人。没错!他就是龙翔国的王—龙焰。头发高高束起,一双深遂的眼睛仿佛可以看穿人般,配上高挺的鼻和性感的薄唇,简直就是男人中的极品,然而他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以及冷漠的外表让人心生畏惧、不敢接近!

“那,朕想听听众卿家的意见”龙焰充满霸气的眼神扫过堂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王上,臣以为凤吟国之所以想与我国联姻,乃是想在日后攻打水月国时,王上你不予以水月国援助,好让凤吟国无后顾之忧,但如若王上您不同意联姻,凤吟国可能会找上水月国,到时恐怕。”穿着似将领且气宇宣昂的男人道。

“嗯,梁将军所言及是,但我龙翔国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想动!哼!他还欠着火侯呢!”我龙焰可不是随意任人摆布的。

“王上,凤吟国公主生得闭月羞花、沉月落雁,有倾国之姿,如若王上你娶了她,也不见得不好!”丞相道。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此事推后再议,退朝”龙焰起身径自走进内殿,他已经够累了。

批完奏折已近子时,龙焰走出御书房,直觉得想去御花园走走。

“王上。”龙焰挥手阻止了贴身士卫原飞的跟随。

龙焰独自慢步在黑夜中,思量着早朝所议之事。好个凤吟国、好个凤仲,哼,想利用一个凤仙儿来牵制我?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眼里尽是危险气息,但却一闪而过。

“谁?”龙焰警觉地看假山后面的一抹身影,但却未闻此人出声,便慢慢向其靠拢过去。却看见一身奇装异服的女子,眼睛红肿的厉害,好似刚大哭一场。“原来是个女人”龙焰自语,随手抱起女子往回走去。

“王上!这是。”原飞很纳闷,王上从不曾对女人此般温柔过。后宫里的女人也只是供他发泄欲望的工具而已。

龙焰用眼神示意身旁的人不要多说,随即将人抱入朝霞宫,“原飞!派两个机灵点的宫女过来侍侯!明日我再过来。”说完便步出朝霞宫往芙蓉阁走去。

看着绿姬在自己身上卖力地,心里却想着刚刚在假山后面捡到的女子,白晰的肌肤吹弹可破,小巧的鼻子,樱红的小嘴,诱惑着人想要一亲芳泽,红肿的眼睛紧瞌着,不知醒来后会是怎样的一双眼,想着想着,不觉轻笑出声。

“王上,是不是绿姬表现不够好啊?怎么您都不要我啊?王上,嗯。”绿姬使尽浑身解数地卖弄,一心想搏得龙焰宠爱,到时就能飞上枝头做凤凰,至少目前为止,她是后宫众姬妾中最得宠的一个。

龙焰看了眼绿姬,邪笑着说“是吗?!”说完翻身将绿姬压在身下,开始发泄欲望。

“嗯。”床上的人儿呻吟了一声,缓缓地睁开眼,粉红色的丝绸床幔、柔软的丝被,瞬地,坐起了床,看着身上的衣服,怎么变成了白色褥衫,怎么回事?看着房间里的古色古香,傻眼了。

“小姐!您醒了!我这就去告诉原护卫!”一身丫环打扮的女孩高兴地说着。

“等等!”看着这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心里更是疑惑“这里是哪里?你刚刚说“告诉原护卫”,“原护卫”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一口气将心里的疑惑全部说完,眼睛直直地盯着小女孩,希望她能告诉自己想要的答案。

于是女孩将事情经过全部说了一遍,“小姐!还不知道您姓什么呢?我叫屏儿,以后小姐有什么事情尽管分付屏儿就行了!”

听完屏儿的话,可儿心瞬间跌入谷底!自己怎么会跑到这个叫什么“龙翔国”的不知名国度,连历史都没得记载的地方。“我姓凌,凌可儿!”可儿机械地回答着,整件事情让她暂时还难以从现实中清醒过来。

“哦,小姐!你的名字好好听!”

“别老是小姐长小姐短的,你就叫我可儿吧,这样我比较习惯”可儿无赖地纠正屏儿。

“但这样会被处罚的,小姐就是小姐,屏儿不能越矩。”

“唉````算了算了,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看来这个时代等级观念还是相当强的。

“小姐,你睡了这么久肚子一定饿了吧,我去给您准备一点吃的”屏儿突然想起什么叫道“哦,对了,小姐,在这朝霞宫,还有一个叫兰儿的和我一同侍侯您,我这就去叫她来给您更衣梳头”说着小丫头就边喊着兰儿的名字边跑了出去。

可儿看着屏儿天真的个性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随即便被忧伤给掩盖。“我要怎样才能回去”屏儿喃喃自语,突然摸到了手上的凤凰镯,泪水随着脸颊滑落。“妈妈``````这是您的意思吗?”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

【四】情根初种

来到这里已经快一个月了,却依旧找不到回去的方法。然而在屏儿和兰儿的帮助下,自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同时在屏儿和兰儿那里了解到,当今的王上在后宫养了一群姬妾,“自古帝王皆好色!”原来所言不虚!好在没有像他说的第二日来看她,这样也让可儿放宽了心在朝霞宫住了下来。

“屏儿,上次的马蹄糕挺不错的,你能不能再去拿点过来,我有点饿了”以前在21世纪,自己一个人独自生活,为了养活自己、为了赚更多的钱改善生活,所以自己同时兼了好几份工作。现在突然停下来没事做,等着一日三餐还真是不习惯。于是叫屏儿找了几本书来看,好打发打发时间。不过古人的书还真是不易看懂,除开咬文嚼字不说,就那字就得让人研究半天。

“好的,小姐,我这就去膳房叫厨子做。”

看着屏儿匆匆离去的背影,看来这小丫头的性子是改不了了,于是埋头继续研究书(具体说应该是字,古文不易懂啊。)

御书房

龙焰看着这两日递上来的奏折,脸沉了下来,抬头看着自己的贴身护卫,这个男人跟着自己已经好多年了,具体已经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当初自己尚年幼,有一次偷溜出宫玩耍,由于性情冲动,所以与人发生了冲突,当时就是原飞救的自己,再后来就被自己带进了宫做起了贴身护卫。

“原飞!你说说与凤吟国联婚之事,朕该怎么做。朕想听听你的意见!”

“王上,您自己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吗?”紧接着又道“螳螂捕蝉,黄鹊在后。”

“嗯,看来你跟了我这么久不是白跟了”说着唇角扯出一抹冷笑。“凤仲,我们就来看看谁是最终的赢者,哼!”

“传朕旨意,同意与凤吟国联婚,凤吟国凤仙儿择日进宫”

“是!”

“随朕出去走走!”随即走出御书房。

不知不觉走到了朝霞宫门口,龙焰不自觉地笑了笑,不知里面的人儿现在怎么样了?已经一个月了,本说第二日就去看她,谁知近来就与凤吟国联姻之事搞得他抽不开身。近日虽夜夜留宿芙蓉阁,但却时时想她想得紧。思索着便走进了朝霞宫。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厥,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盛寒,起舞弄轻影。

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可儿弹着古筝,有感而发地唱着王菲的歌《明月几时有》,泪不知不觉地滑落,“梦兰,你好还好吗?发现我失踪了,你一定在到处找我吧?”(旁白:奇怪了,可儿怎么会弹古筝呢?呵呵,这就多亏了她身兼几份工的功劳了,因为其中有份工是帮古筝店老板看铺,里面的师傅也就顺便教了教她:p)

“好曲!”龙焰拍着手笑着说“好词,只是显得忧伤了些”你也只能想了,因为你将永远属于我,龙焰在心里补充道。

可儿看着眼前这个充满霸气的男人,他是谁?难道是。

此时端着点心过来的兰儿一看见是王上,吓得立马跪下道“王,王上。”

原来真的是龙焰,可儿福了福身“民女凌可儿见过王上”

“可儿,凌可儿!”龙焰呢喃着,挥手示意兰儿起身。“抬起头来。”

可儿抬起头望着龙焰,这个男人太英俊了,也太霸气了,是多少女人心中爱慕的对象啊。可惜他是一代帝王、一只傲龙,不是女人能绑得住的。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直视自己,她—凌可儿却做到了。“可否再唱首曲,朕想听!”

儿童的癫痫病能治吗
癫痫反复发作怎么办
药物治癫痫的一般原则

友情链接:

难兄难弟网 | 玻璃雨棚驳接爪 | 王姓男孩起名 | 人有哪些性格 | 华康少女字体图片 | 海里有鳄鱼吗 | 宝宝便秘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