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宝宝便秘按摩 >> 正文

【筐篼文学·微小说】香菊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夏季的夜晚,皓月当空,月光洒落在北方的一个农家小院里。

小院很清雅,挂满丝瓜、蔬菜的木架子,坐落在院子的中央,绿油油的叶子在月光下,斑斑斓斓,给人一种幽美、恬静的感觉。

在丝瓜架下,一对年迈的老人,正在院子里纳凉,那老翁年近八旬,坐在轮椅上,满头的白发,富态的脸上,除了已有岁月的沧桑外,又增加了一种病态。老妇人和老翁比起来,显得更苍老,岁月的痕迹,已经在她的脸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布满皱纹的脸上,沟壑不平,低垂的眼帘,双眼已浑浊,但透视她整个面庞,不难看出,她年轻时,曾是个美丽的女子……

老翁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喃喃自语着:“香菊,五十多年了,我又回到了你的身边……”

那个叫香菊的老妇人,也是心情激动,对着老翁说道:“柱子,只是我们都快成了黄土埋身的人了,没想到,我们在有生之年,还能在一起生活……”

两人不再言语,思绪,又回到过去的年代……

2.

时光在倒流,冲刷掉岁月的杂碎,回到五十多年前的一个夜晚。

也是在这里,也是这对情人,只是那时的他们,一个是青春正当年,一个是鲜花正绽放。

那年他二十岁,她十八岁,一对新婚的燕儿。

一夜的缠绵悱恻之后,柱子对着怀中的情人吻了又吻,含情脉脉地说道:“香菊,我明天就要走了,家里的一切拜托给你了,你在家里辛苦了,我会给你信的,等到胜利那一天,还等不到我的消息,那就是我死在外面了,你就另嫁人吧……”

香菊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不许你胡说,只许你活着回来,我在家等着你胜利的消息……”

第二天,一身戎装的柱子走了,他依依不舍地回头、挥手、洒泪,再回头、再挥手,再洒泪……一直走到部队滚滚的洪流中去了。

香菊站在路口,流着眼泪,一直看着柱子淹没在远去的队伍中。

飞翔的燕子,在天空低飞着,窥觎着这对情人离别时的情景,感动地尖叫几声,追赶自己情侣去了。

在柱子走后一年,她生下了柱子的骨肉。

她成了柱子家的主心骨,柱子在家为老大,父母的年纪渐老,兄弟栓子和哥哥相差四五岁,家里的一切全靠她这个长媳来支撑着。在那苦难的日子里,一个妇女,宛如一个男子汉,带领着一家人,在生存线上挣扎着。不让这个家垮掉。大旱之年,地里颗粒不收,她望着一家人饥饿的眼神,一跺脚,拉着儿子出门去了,傍晚的时候,她面黄肌瘦,疲惫不堪地拖着儿子进了家门,掏出布袋里讨来的半疙瘩饽饽,窝头,自己却晕倒在屋子中央……公婆、小叔子啃着嫂子讨来的食物,和着泪水一起往肚子里咽……

柱子一走从此杳无音信,临解放时,传来了柱子战死在前线的消息。香菊背着公婆跑到村边的沙滩上放声大哭,苦日子过去了,黑暗的日子过去了,望眼欲穿的等待却变成了泡影。

香菊在放声大哭着,村子里的草草木木作证,那哭声里包含着香菊多少心酸的往事,村子里的田地里、小路上曾经撒下香菊多少辛勤的汗水?十几年的苦熬硬撑,为了当年和心上人分别时许下的诺言,她默默地等待着柱子凯旋归来的那一天,等来的却是心上人死去的噩耗!怎不叫她肝肠寸断?伤心欲绝?她在放声大哭着,直哭得浑身颤抖,头晕目眩,几乎瘫倒在地。

一只温暖的手搭在了她的肩上,随后,另一只手又紧紧地把她搂住,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嘴唇又紧紧地和她的嘴唇贴吻在了一起,是那么有力,那么炽热,一股强烈的暖流,通过香菊的全身。

那是小叔子栓子,在哥哥当兵走的这十几年里,栓子目睹了嫂子这些年在家里的一切所为,嫂子那贤惠的品德,善良的心肠,深深打动着栓子。为了这个家,嫂子含辛茹苦,几乎把自己的心掏出来,来温暖着这个家。嫂子对自己的家情深似海啊!哥哥走这些年,嫂子洁身如玉,这样的女人,真是凤毛麟角啊!嫂子在饱受失去心上人的痛苦,栓子也在心里哭泣着死去的哥哥,当看到嫂子痛不欲生的样子,他怜香惜玉,不能自制,多年来对嫂子的敬爱之情一下子爆发出来……

当烈士的牌子挂到了家门口,公婆终于知道了儿子牺牲的消息,一阵子悲伤之后,老俩口默认了栓子的请求,小叔子栓子和嫂子香菊重新组成了家庭,一年后,他们有了自己的儿子。

3.

时光在倒流,流逝的岁月中,美好的日子,在记忆中渐渐忘却,留下的是那些难忘的情景……

解放后的某一天,村子里开来了一辆小车,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径直走向香菊家。

此时的香菊家,公婆已经去世,香菊栓子和孩子们正在家里吃饭,见院子里走进两个陌生人,愣住了。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盯着香菊看了半天,喊道:“香菊,我是柱子啊!”十几年的光阴,香菊变得苍老了许多。

香菊站了起来,手中的碗“啪唧”掉在了地上,人呆呆地,跟傻了一样。

栓子跑了过来,一下子把柱子抱住:“哥,是哥吗?哥,你还活着,你还活着……”一边喊着,一边抱着哥哥,哥俩紧紧地抱在一起,在院子里团团转,眼泪都流出来了。

一阵狂欢之后,栓子看到了发呆的妻子,顿时醒悟过来,脸上马上没有了笑容,尴尬地站住了,愣在那里。

柱子走到发呆的香菊面前,深情地对香菊说道:“香菊,我回来了,我来接你来了……”说完,紧紧地把香菊搂在怀里。

香菊用力挣脱开身子,边哭边用拳头捶打着柱子:“你怎么才回来?你怎么不早给我个信?你不是死在战场上了吗?”

栓子走到妻子跟前:“香菊,哥哥回来了。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哥哥没吃饭吧,快去打些酒来,我们一家人好好庆祝庆祝。”栓子拉开了香菊,把她支了出去。

等到香菊打酒回来,看见兄弟俩在低头吸着闷烟,不用说,栓子已经把这些年来家里的一些变故都给哥哥讲了,酒菜上来了,酒桌上,哥哥讲出了关于他的死因的来历: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柱子所在的连队死伤无数,柱子和几个战友死里逃生,和部队失去了联系,在部队清理现场时,和柱子长得十分相似的一个战士,误认为是柱子,几天后,柱子他们终于找到了部队,这时,部队上的人都以为他已死去……柱子归队以后,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屡建战功,多次受奖,提拔重用,升为团长……解放了。部队安定下来了,柱子便迫不及待地回家,想把香菊接到城里,让饱受苦难、分别之苦的香菊过上有家有室的幸福生活,自己能和香菊长期厮守,一家人团圆。谁知,突然的变故,把他的计划都打乱了。

酒席桌上,三个人的心情都不一样,柱子心想:埋怨香菊吗?香菊是无辜的,这样一个善良的女人,在自己离别亲人的日子里,用自己纤弱的身体,担当起了这个家,一个人饱受磨难,为自己的亲人们遮风挡雨,让父母欣然离世。怨恨弟弟吗?弟弟是在得到自己的死讯后,在香菊最悲伤、最绝望的日子里代替自己,抚慰了香菊那颗被碾碎的心,给了香菊一个温暖的家,使香菊这个善良的女人留在了自己的家,自己还能见到香菊……残酷的战乱纷飞时代,多少个家庭在饱受支离破碎,颠簸流离之苦?又有多少个家庭在战乱中毁灭,吞噬?自己的家只是战争年代的一个缩影啊……

栓子心里也很矛盾,虽然和香菊生活了多年,已经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可香菊和哥哥毕竟是原配夫妻,如果不是战争,他们是一对恩爱夫妻啊,怎能让哥哥在战场上流血,回到家里再流泪?栓子打定主意,只要哥哥嫂子旧情复发,他会忍痛割爱,让香菊随着哥哥到城里,让他们夫妻团聚,自己忍受妻离子别之苦……

香菊默默无语,只是低头抹泪,她一下子不知该怎样应付这尴尬局面……兄弟俩都是她的最爱,一个给了她人生的初爱,是她人生最灿烂的阳光,一个伴她渡过了人生最苦难的时刻,是她身边的共患难,两个兄弟舍弃谁,都是她的心痛啊……

香菊突然想起了什么,把大儿子叫到身边,对柱子说:“这是我们的儿子,他是在你离家后一年出生的。”柱子望着体魄健壮的儿子,心里顿时宽慰了不少,他抱住儿子,亲了亲,眼泪流了下来:“嗯,长得像我,不,又像你妈……”

有了儿子的快慰,柱子心情欢畅起来,他在酒桌上谈到了部队的生活,谈到了血腥的战场,谈到了城里的生活,他闭口不提自己的生活,避免那最敏感的话题。

天色已晚,弟弟对哥哥说道:“哥哥,今天晚上,你甭走了,我把香菊交给你了,你们俩好好叙叙旧吧。”柱子感激地望着栓子,兄弟的用意,哥哥是明白的,可柱子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屋子里,只剩下香菊和柱子两个人,柱子望着香菊,这个曾是自己心爱的妻子,如今却变成了自己的弟妹,妻子的身份变了,心里涌动着的情感,却不能爆发……香菊望着柱子,多年的思念,多年的期盼,就在眼前,却似相隔千里,她多么希望抱住柱子,让她痛哭,让她诉说痛快,让她多年积聚在心头的无数的话,无数的泪畅流出来,她哀哀地望着柱子:“哥,再亲我一次吧!”柱子积压在心头的感情,终于抑制不住了,他再一次抱住了香菊,对香菊说道:“香菊,这些年,你受苦了,哥,对不起你……”他紧紧地抱住香菊,嘴紧紧地贴在香菊的嘴上,舌头在香菊的嘴里狂搅着,如胶如漆,几乎让香菊窒息,香菊能听到他的心脏在“呯呯”地跳动,香菊的眼泪在淌流着,她知道,这吻,是她和柱子今生情缘的最后了断,她闭上眼睛,让柱子尽情地发泄着……这是领略了生离死别苦难的人,才能从心灵深处涌起的激情,时光在他们的脑海里飞速旋转,他们仿佛又回到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两颗心在心荡神迷……

一阵激情过后,柱子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香菊:“香菊,哥哥打算一会儿就回城里,你在家里和栓子好好地生活吧。”

香菊哭着说道:“那你回到城里怎么办?一个人生活……”

柱子故作轻松地说道:“我现在是干部,身边还缺女人?就是没有女人,我还有警卫员照顾我的生活,你不用担心,只要你和栓子过的好,哥就放心了。”

听说哥哥要走,栓子千般挽留,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希望香菊和哥哥一起走,柱子对栓子说道:“兄弟,你心里不必愧疚,哥哥感激你还来不及呢!当初,如果不是你留住香菊,香菊也许跟了别人,那才是哥哥心头的病呢!香菊,这么善良的女人,留在了我们家,是我们兄弟共同的福气啊。”

柱子连夜回到了城里,这次回家,他虽然没能带回香菊,也没有遗憾,他看到香菊还和自己的亲人生活在一起,而且她还给他留下了自己的骨肉。

回到城里后,柱子又组建了家庭,他和部队的一位医生结了婚,这位医生对他已经爱慕多年,默默地等待了他多年,他终于圆了她的相思梦,只是这个医生已经步入中年,错过了生育的最佳期。

他们没有再要孩子,后来,香菊把她和柱子的儿子送到了他们的身边,让他们享受有后代的一家三口生活。

香菊的善良深深地感动着柱子的妻子,她和香菊成了好姊妹,频繁往来,香菊一家来柱子家,都会背来家乡的土特产,柱子心里挂念着香菊一家,寄钱寄物,资助她们,为侄子在城里安置了工作……浓浓的亲情,遮盖住了曾经的伤痛……

4.

时光在倒流,倒流的时光里,有些人永远值得他们用一生去缅怀,去追思……

柱子转业后,从工作岗位上离休了,离休后,步入桑榆之年的夫妻俩本打算共渡夕阳下美好时光,可谁知,人有旦夕祸福,一次,黄昏后,夫妻俩人在街头散步,一场车祸,把他们俩人卷到了车轮下。

香菊和栓子急匆匆赶到城里,在医院里,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柱子夫妻,柱子的妻子伤势较重,她在清醒时,望着身边的香菊夫妻,对她们说的最后的话是:“你哥拜托给你们了,照顾好你哥……”之后,便再次陷入昏迷,再也没有醒来。

柱子躺在医院的日子里,香菊夫妻俩和儿子一起日夜守候在柱子身边,柱子身子很重,身子又不能动,栓子和儿子一起为他翻身、擦洗身子,香菊每天在家里做好可口的饭菜,送到医院,一勺一勺地喂着柱子,她每天坐在哥哥的身边,宽慰着哥哥受伤的心。在他们的精心护理下,柱子从死亡线上活了过来,身体一天一天在好转,只是双腿遭受严重创伤,至今仍然站不起来。

柱子的生活从此靠儿子和保姆照顾,香菊和栓子多次要把柱子接回乡下的家里,和他们共同生活,都被柱子谢绝了。

曾经的伤疤已经和肉体混为了一色,自己再回去,岂不是又触动那曾经的伤痛?

几年后,栓子也住进了医院,病重中的栓子对香菊最后的遗言是:“把哥接回家吧,接到你身边吧,哥这一生太苦了……”

时光再倒流,倒流的时光里,有些事情,永远值得这对丝瓜架下的老人去咀嚼,回味……

郑州中医癫痫病医院
儿童癫痫病的症状有
癫痫能手术治疗好吗

友情链接:

难兄难弟网 | 玻璃雨棚驳接爪 | 王姓男孩起名 | 人有哪些性格 | 华康少女字体图片 | 海里有鳄鱼吗 | 宝宝便秘按摩